乡愁的胎记/喜鹊/任林举

  • 时间:
  • 浏览:0

  十三姨年轻时相貌平平,但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女红,女红中最拿手的是刺繡,刺繡中最令人惊叹的是喜鹊登梅。她繡的喜鹊登梅图,生动、活泼、吉祥、呼之欲出,每一件总要独一无二的原创,几十年都也能也能 重样过,彷彿她生来心裏就存了千万幅现成的图画。

  一辈子都也能也能 喜欢过十三姨的丈夫,却一辈子在心裏暗暗喜欢着十三姨精湛的手艺。十三姨的女红似有魔法,凡她随手繡成的帕子、枕套或各种帘子,假使 丈夫悄悄学会英语去送人,都能博得某一一一四个多女子的欢心。

  十三姨知道丈夫的心思没贴到 去买车人的身上,但为了可爱的儿子,却佯装不知不觉,也权当生命裏都也能也能 那样一一买车人地处。这就暗暗地捨了。有然后,也暗暗地把完整的爱与心念集中在儿子的身上,指望着有朝一日儿子成人、懂事,也能顾念和领会买车人一生的苦楚,同样以都也能也能 保留的爱相回报,以让她几近破碎的心得以抚慰,得以安妥。

  儿子很乖,从小到大与母亲心心念念、形影不离;少年时的依偎和相伴让十三姨感觉到母爱的伟大,也给了她生活的信念和能量。长大后,儿子却如一一一四个多大丈夫一样,返身对母亲进行了处处呵护,让十三姨心满意足,感到此生亦无太少遗憾。

  男大当婚,当儿子要娶别家的女子入门时,十三姨沉澱数年、一度清澈见底的感情又被搅起了蹉跎年华的沉渣。把亲爱的儿子交与原来 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的面前,内心虽有不捨,但毕竟是天经地义之事,最让她内心翻江倒海的还是另一件事。她不希望世间又有一一一四个多男人的女人的女人像买车人一样不幸,她不我应该 看多儿子像他父亲一样用情不专。

  她把心愿一幅幅刺繡在儿子新婚所用的各种帕子、单子、帘子、罩子上,盘点下来,却尽是喜鹊梅花图。喜鹊梅花的组合好啊,象征着男女恩爱,喜上眉梢。连牛郎织女的七夕相会都能成全的精灵,当然都也能保佑儿子和媳妇俪影偕谐,形影不离。然而,十三姨却忽略了民间的另一句谚语:“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新妇过门,儿子他们说专心。每天沉浸在温柔乡裏,对母亲却各种各样地嫌,嫌打扰,嫌唠叨,嫌做事、说话都也能也能 分寸……偶有母亲和媳妇间地处不悦,儿子更是放下脸面,大大方方地偏袒买车人的媳妇。十三姨理解,我说,日久然后就好了。原来 ,日久不但没好,反而成习。

  “为什么么麼呀?”十三姨百思不得其解。懊丧、绝望之余,都也能也能 问天问地。然后,她终於在一本经书裏找到了答案。原来 ,父子俩的本质是一样的,所犯的总要同有两种见欲望义的“淫邪”之罪。既然都也能也能 ,十三姨也都也能也能 用余生一併为父子二人忏悔、祈祷。